haishenwai

《北京条约》割让了多少个“崴”——1860年中国失去的50个港湾

海参崴老乡

        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在沙俄特使依格纳切耶夫的诱骗下签署,此前的两年奕山签订的无效的《瑷珲条约》被激活。原本《瑷珲条约》中子虚乌有的“乌苏里江以东中俄共管地区”被落实到《中俄北京条约》中,成了俄国新殖民地。从此,中国的千年海港海参崴随着“乌苏里江以东地区的易主而易手。
        就边界条约而言,海参崴并不具有相对双城子、伯力、庙街,甚至普禄、毕钦这样的小城镇更独立的和特殊的地位,中俄也从未就海参崴签订过任何边界条约。但海参崴毕竟不同于一段普通的海岸线或海港,由于它与中华民族血脉相连的漫漫的历史、他的无与伦比的地理位置,它的无法估量战略价值……使得海参崴成为在国人心目中中国割让乌苏里江以东地区领土(甚至是中国割让144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地标和清末中国屈辱历史的标志,并在国人的内心深处产生相对于其他失地不一样的特殊的海参崴情节。比如《凤凰卫视》有一期节目叫做《远东恩仇录:海参崴往事》就专门提出了所谓海参崴被割让的问题。
        事实上,随着《北京条约》的签署,乌苏里江以东地区的易手,整个吉林省和黑龙江东北部的海岸线被全部割让,在覆盖摩阔崴地区、海参崴地区、苏城地区至乌第湾地区的陆地海岸线及覆盖“南海诸岛”和北面的格布特岛、库页岛的共计长达6500公里的岛屿海岸线上,港湾林立,港深水阔的驻泊之地比比皆是,他们原本就是中国历代东海(南海、中海、大清海、鲸海)渔民的海港和小渔村。所以《北京条约》割让的远不止一个海参崴!
        东北方言将河海中的“港湾”俗称为“崴子”,本文就《北京条约》到底割让了多少个“崴”进行探讨。各个“崴”的译法取自中俄双方历史文献、边防档案、旅行札记、学术论文和地名词典,部分译名为本人校译。
    (一)“东海”明珠——海参崴
    海参崴位于日本海北部的   半岛上,扼守阿穆尔湾。北连穿越整个亚欧大陆的长达9288公里的西伯利亚大铁路,西御图们江口,向东慑清津海峡和日本列岛,南虎视朝鲜半岛和对马海峡,地理位置重要。是1860年割占乌苏里江以东地区后新成立的滨海边疆区首府,俄罗斯太平洋舰队总部基地所在地。
    由于他的地理位置重要,海参崴几乎见证了迫签《北京条约》、满洲事件(1900年出兵中国东北)、日俄战争、14国武装干涉、中东路事件、苏军出兵东北、夺占南库页岛-千岛群岛-北方四岛……等近代以来远东地区的几乎所有重大历史事件。
    历史上,中国官方和民间都有收复海参崴的呼声,如清同治七年(1868年)10月1日青岛淘金工人起义时提出口号,“攻破海参崴,进袭摩阔崴”;民国时期,革命先行者孙中山提出“……这个30万军失败了,要再组织一个30万军,直到收复海参崴为止。”,新中国成立后,1964年7月10日,毛泽东在接见日本社会党人士佐佐木更三等人时提出:“大约一百年以前,贝加尔湖以东地区才成为俄国领土,于是,海参崴、伯力、堪察加等地也就是苏联领土了。这笔账我们还没有算。”。当然,俄国人的回答已经刻在了海参崴市中心的列宁的雕像下:“海参崴是我们的,谁也不给!” 。
    【注】1860年,海参崴已被沙俄当局改称“符拉迪沃斯托克”,意即“统治东方”。
    (二)图们江门户——摩阔崴
    俄国基于封堵中国东北出海口,遏制中国影响力和翦除中国未来的日本海威胁、打通通往朝鲜的陆路通道考虑。从1860年对划界谈判进行设计时,就彻底封堵了中国的图们江口。俄国人隐匿了图们江入海口北岸的Y字碑,又在《北京条约》勘界谈判时玩弄辞藻,将“图们江口”解读为“江口”非“海口”,指T字碑(土字碑)为图们江终点界碑,从而赖去了整个出海口。
    摩阔崴并非位于图们江口处,而是在其北侧深入内陆的岩杵河入海口处。该处距离中国陆地边界的直线距离仅3994米,也就是不足4公里!站在圈河口岸附近的五加山上,可一眼望“脚下”的万顷碧波,这就是摩阔崴。“你可以清楚地看到海鸥在翔集歌鸣,你可以依稀听到海浪拍打礁石的涛声,甚至能感受到迎面从日本海吹来的略带咸涩却清新的海风。仅仅不到1个国际机场跑道的距离,将中国雄鸡的鸡嘴部分牢牢封死在了内陆,看着听着闻着就是摸不着日本海。吉林省也就成为了头枕波涛,夜夜听潮,沐浴着日本海的海风的中国最郁闷的内陆省。”
    由于中俄《北京条约》里有“上所言者,乃空旷之地。遇有中国人住之处及中国人所占渔猎之地,俄国均不得占”字样,摩阔崴作为中国满族部族的世居地和渔猎之地,在《北京条约》中保留了中国人的利权。所以后来的勘界大臣吴大澂曾提出收回罕奇海岸,即摩阔崴至图们江口地区。但俄国人恃强凌弱,吴大澂在派出北洋舰队在海参崴威慑的情况下,仅收复黑顶子地方和T字碑以南 公里的领土,收复摩阔崴未果。
    民国时期(民国十六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苏俄两次发表对华声明,放弃帝俄与中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中国民间、民国学界、部分政府官员又发出收复毛口崴(即摩阔崴)的呼声,但民国政府犹豫不决,且选择了武装干涉苏俄的错误策略,浪费了宝贵的大好时机。
    1991年苏联解体前,中苏边界划界谈判时,中国民间和学界部分学者、地方官员又提出依据《北京条约》中的条款,收复图们江口-摩阔崴利权问题,依然未果。
    【注】1860年,摩阔崴被俄国人改称波谢特湾。
    (三)南海要冲——霍洛崴
    霍洛崴与摩阔崴毗邻,位于摩阔崴南部。曹廷杰在《西伯利亚东偏纪要》中称“(摩阔崴)其南数里有二石山生於海口内,水中平列如门,与长江东西梁山相似,但形势较小,商船出入莫不由斯。”,该石山就是霍洛崴北侧的石山,是霍洛崴之北界。霍洛崴之南界是珊王延岛。霍洛崴隔珊王延岛与东海相望,是摩阔崴进出东海的门户和出入海参崴的通道,也是图们江口“跑南海”的必由之路。俄国改称克雷科夫湾(бухта Клыкова)。
    (四)群岛锁钥——葫芦崴
    葫芦崴位于海参崴南部的勒富岛东南部,因崴子形状状如葫芦而得名。葫芦崴南连霍尔图岛、特依楚岛、岳池河岛、扎克塘吉岛、阿萨尔乌岛等一系列海参崴南部群岛,是拱卫海参崴安全的海上屏障。也是清代渔民捕捉海产的核心区,《中俄勘分东界约记》就《北京条约》规定的“俄国均不得占”的“中国人住之处及中国人所占渔猎之地”在《旗户渔猎居住册》中作了明确划定。其中明确规定,“图们口东至绥芬河口沿海一带,及海中间十四岛屿向系旗人渔猎之处”。俄国改称奥斯特洛夫纳亚湾(бухта Островная)
    (五)海陆通道——灠沟崴
    灠沟崴位于历史上有名的苏城沟地区,清代的古城苏城就位于港湾北侧的苏昌河下游,这里历史上是清代雅兰部的世居地,有格济勒、赫佳、赫齐拉、恒泰、洪鄂春、颜扎、札雅札喇等多个满族部族在此地休养生息。
    灠沟崴与海参崴较近,直线距离仅80公里。战略位置重要,在苏城沟前面的东沟子湾内,港深水阔,形成了大量的优质的天然泊位。俄国割占此地后,对出头崴进行了大力的开发和整修,建造了远东良港纳霍德卡。
    灠沟崴(纳霍德卡)是西伯利亚大铁路的客运终端港口,既勾连陆路,有又勾连海路。是俄远东最主要的民用深水港,俄罗斯远东区外贸货运量的三分之二由此出口。俄远东的能源大动脉是泰舍特-纳霍德卡输油管道(泰纳线)的终点也在灠沟崴。(六)青岛肱骨——石头崴
    石头崴位于海参崴东南的半岛上,西与海参崴隔大围子湾相望,南与青岛和黄岛隔海相望。石头崴,顾名思义就是石头崴子,以其石质海岸而得名,有石庙子河注入其中,与石头崴隔岸相对的青岛(俄称阿斯科尔德岛)是远东著名的黄金产地。清代有大量中国工人在此淘金,1868年,青岛曾爆发淘金工人起义。义军一度占领石头崴北部的石庙子、蛤蟆塘等地,另俄军惶恐不安。大概是这里风景秀丽,与欧洲多瑙河神似之故,也可能沙俄将本地的中国人驱逐后,迁移到此处的是乌克兰敖德萨移民,俄国人割占石头崴后,将石庙子河改称“多瑙河”,将石头崴改称“多瑙湾”。
    (七)东海商埠——葫芦崴
    此葫芦崴与勒富岛葫芦崴不同,而是位于石门镇和大柞树湾之间的另一个崴。四面群山环抱。平均高度约230米。葫芦崴深达12米,比石门湾大得多,由三个部分组成:西北部最大,东北部较小,中部最小。因港湾状如葫芦,被中国人称之为“葫芦崴”。
    葫芦崴是清政府在东海地区重要的贸易商埠和集市,宁古塔和珲春等地均有通往葫芦崴的陆上和海上商道。每年春天青草刚长出的五月份,各地民众参加吉林将军规定的时间到葫芦崴参加“楚勒罕”集市贸易,采购一年所需的各种商品。
    葫芦崴被割占后,被俄国人改成“弗拉基米尔湾”。“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意思是“统治东方”,而“弗拉基米尔”的意思是“统治世界”,俄国人的胃口是一个比一个大!相比而言,北奥塞梯那个“弗拉迪高加索”太小菜一碟了!
    (八)东南通衢——三泊崴
     三泊崴位于出头崴的东部,距出头崴50公里,北距松树河湾20公里,是一个比较开阔的“崴”。该崴景色宜人,植被茂盛。按照俄国人的解释,三泊崴有三个澙湖与东海相连,故被中国人称之为“三泊崴”。但今天已见不到澙湖,且就其地形而言,并不易形成澙湖。倒是北、西、东三面有小河注入,三面山势低缓,故“三泊崴”很可能是“三坡崴”。1972年中国地名大更名时,三泊崴亦不能幸免,俄国人以一个1945年牺牲的俄国小护士的名字更名为“祖卡诺沃湾””(бухта  Цукановой)。
    (九)石门胜境——汀泊崴(夹皮崴)
    夹皮崴,俄国人据俄化汉语拼音译作“汀泊崴”,位于三大卡山的滨海石湾中,北距石门镇40公里,南距夹皮沟(普松湾)20公里。港湾入口处,礁石林立,如天地造化、如水中桂林,琼台仙境、美不胜收。俄国人改称“图们湾”(бухта Туманная),是上佳的旅游胜地。今称 湾。

    (十)北行驿站——东大崴
     从库家河湾(俄称捷尔涅伊湾)向东北27公里,有一段平整而内凹的海岸,中国人称之大崴子湾,大崴子湾北部有一片港湾叫东大崴子。俄国地理学家阿尔谢尼耶夫记述到:“从海角进入大崴子河谷这一段下坡,坡度很陡,几乎是陡立悬崖。再过一个山日,我们就进入风景秀丽、土地肥沃的阿集米河谷了。阿集米是一条小河,地图上标作阿克马,乌德海人叫做阿加马。实际上,这里是两条小河在离海约一公里的地方汇合起来的。这两条小河入海处,海岸线向里弯进来,形成一个风景如画的小港。在这里我们找到一幢挺漂亮的中国房子,名叫东大崴子。”东大崴是海参崴、出头崴、葫芦崴等南部港湾航向去庙街、库页岛、黑龙江的北行驿站。
    (十一)物华天宝——蛏子崴
    蛏子崴,一些俄国学者译作泚子崴,位于石庙子半岛西南侧,西与海参崴隔海相望,东面与石头崴毗邻,南与青岛相对。与海参崴一样,蛏子崴也是以其丰富的物产命名。”俄国改称维谢尔基纳湾(бухта Веселкина) 。
    (十二)苏城畿辅——秋刀崴
    秋刀崴位于苏城半岛东南部,北望灠沟崴,东临雷风气岛,与东沟子湾相连,与大鞑子沟相望,是拱卫苏城重镇的畿辅之地。秋刀崴与海参崴、蛏子崴一样,也是以海产秋刀鱼命名的,此鱼广泛的分布于中国海、日本海、千岛群岛海域等地,俄国称“сайра”,一些俄国文献译作出头崴。俄国改称穆萨多夫湾(бухта  Мусатова)
   
    除了上面这些“崴”,还有大崴子、东崴子、西崴子、横道崴子、青蛏子崴(Каплунова)、旗杆葫芦崴 (Беззащитная)……等很多崴,当然!不以“崴”字,而是以“湾”、“沟”等命名的港湾地名更多,多到不计其数!对于原汉语名称不详的,本文将单独注明,并暂以注入港湾的中国主河道的河流名暂代之。本文将在续篇对后面的40个主要港湾进行介绍。

评论

热度(4)